早晨,我一如往常在六點自動醒來。

接著是仔細地梳洗、著衣,力求將自己打理得一絲不苟。畢竟教導孩子,最重要的就是以身作則。

整裝好後,就開始我身為照顧者的一天。

首先,是早飯——

「碰!」

……才要走進廚房,爆炸聲和滿天灰燼便迎面而來。

……教導孩子,第二重要的,就是不能,隨便動氣,以免造成,孩子的,心靈陰影——話說回來,Enid雖然還是孩子,卻也九十逾歲了,想是不必按照《如何教導兒童》上寫的對她了吧?

「妳一早起床炸廚房做什麼?」

「……你沒跟在我旁邊的時間就只有一大早啊。我有什麼辦法?」抹抹臉上的灰,Enid不悅地瞪了我一眼,好像這是我的錯一樣。

怎麼那麼不可愛呢?要是Erica一定不會——不,她應該也會哀怨地問我為什麼不體貼地有事離開一下……不過同樣的事她做起來比較可愛,Enid沒有她可愛,嗯。

「感覺你好像在想什麼令人不爽的事。」Enid看著我蹙眉。我想我的表情應該沒有明顯到會讓她看出,大概是女人的第六感吧。Erica也有。

「我只是在想,妳也是當過人母的人,妳孩子怎麼沒餓死。」說謊不是美德,但我現在的確在想這個問題,所以我沒有說謊。

「果然很令人不爽!你不知道有『外食』這種東西嗎!而且這還是新式鍋爐,我哪會用啊!」

「……在我『遊戲』中的那個年代,就算是有錢人也不會天天吃外食。」相隔一百多年的代溝啊。再來,既然妳在遊戲中沒在煮飯,就算是舊式鍋爐妳也不會用吧。

「算了,不說這個了。喏。」Enid撇撇嘴,邊說邊從冒煙的微波爐拿出一鍋焦黑的東西,再和防燙手套一起遞給我。「雖然有點失敗,但還是可以吃吧!你就當早餐好了。」

我反射性接過鍋子(金屬容器不能進微波爐啊!……這個我事後回過神才想到忘記糾正她),低頭一看。

鍋裡是焦黑,看不出形狀的「食物」……我想應該是。

再思及今天的日期,我覺得自己好像可以猜到這是什麼,但我還是忍不住問了她,這到底是什麼鬼東西?

「巧克力啊?你不會忘記今天是情人節了吧?為了感謝你這段時間的照顧,送你個人情巧克力。」

……我可以不要嗎?而且一般來說,加熱融化後還要放入冰箱等它凝固吧?妳給我巧克力醬做什麼……不過這個燒焦成這樣,不管怎麼加工也回復不了正常巧克力吧……

 

 

 

Enid送到訓練室後,我一如往常地到控制室去等待。

她做的巧克力,雖然失敗了,但卻不能否認她的確有要感謝我的心意。所以我還是挖開那團焦黑物,盡量把還能吃的部份挖出來吃掉。

味道的話……

……

總之它是食物,這不能否認。

雖然她似乎在裡面加了其他東西——那大概是微波爐爆炸的主因——不過,總之……讓我再強調一次,總之……它是可以吃的東西。

「……你身體不舒服嗎?要不要回家休息?」

連向來和我對立的Adela都向我釋出了關懷之意……我的臉色真有這麼差?

「不,我很好。只不過是,早上突然多了意料之外的勞動,所以有些疲憊。」雖然主因不是這個,但我早上的確多了項清理廚房的意外勞動。至於巧克力的事,就不必讓這女人知道了。

……如果Erica還在的話,就可以和這女人炫耀她送的巧克力了……

「你幹麻自顧自地就陷入低落情緒啊?」Adela露出嫌惡的表情,接著丟給我個大袋子和一張清單。「既然沒事,你就幫我跑跑腿吧!把巧克力送給清單上這些人。就說我學生的學習有點問題,我暫時走不開吧。」

「……妳每年找人代送,他們早就知道這只是妳不想親自送的藉口了吧?犯得著拖Enid下水嗎?」就算真的學習有點問題,Adela也只會指點幾句就會丟下她,讓她自行領悟吧?

「有藉口總比沒藉口好。反正我就是不想見那群老不修,但基本公關又得做,不找人代送難道用璽送嗎?」Adela顯得十分沒好氣。每年這一天,她都差不多是這個樣子。大概對自己得送她討厭的那群高官巧克力表示不高興吧?雖然那些巧克力多半也是從打折商店隨便買的。

自從Erica去世後,我就沒再幫她跑這個腿了,畢竟沒什麼交集。現在重新接到這任務,竟有種懷念的感覺……

此外,也覺得難過。因為以前那種三人打打鬧鬧的日子已經回不來了。雖然現在也是三人,我也依然和Adela水火不容,但和表面上不同,我們真實的關係早已變質,只是勉強維持和原本差不多的樣子。

我自顧自看著裝滿巧克力的大袋子沉默到一半,突然一顆硬物擊中我的額頭。我低頭,看到一顆巧克力。

什麼啊?掉出袋子的嗎?為什麼拿這個丟我?

「那顆是給你的。作為跑腿的獎勵,或者你要當作情人節禮物也無妨。希望它有敲醒你淤塞已久的腦袋。對了,不要忘了白色情人節喔!」

……你們給我巧克力,可以不要一個比一個沒有誠意嗎?

 

 

 

好不容易把那一長串高官的巧克力都送完,我來到了行政相關的閱覽室。

最後還剩下這個人沒送。其實以Adela的身份,這個不送也不會怎麼樣。畢竟不管他未來的身份多麼崇高,現在都還只是個小實習生罷了。

Adela還是把他列到了清單上。看來與其說是要盡禮數,不如說是要我打探一下他的情報,另外還有一點為上次Enid冒犯他道歉的意思(雖然他不介意)。

我敲了下門告知有人來訪,隨即聽見裡頭清脆的少年嗓音對我的進入表示同意。

Elroy先生啊?今日怎麼沒和Enid小姐在一起呢?」一看見我,Dempsey便微笑向我點頭致意。如此教養不知道是怎麼訓練的?不過可能是人的問題吧。像Erica沒有特別訓練也很有教養啊!Enid大概是某種突變生物吧。

而他果然不愧是新生代。不像其他諸位高官看見我便調侃說好久沒看見我幫Adela跑腿啦……什麼時候複合了怎麼沒和他們說啦……

……

誰和……那女人……算了,不想了。

Enid今日待在訓練室鍛鍊,她的老師忙於指導,抽不出時間,所以委託我來代替她贈發她的一點心意。」說著官腔,我將最後一份巧克力交給他。

「替我向她表達我的感謝。」低首接過,他輕輕將巧克力收進一旁的紙袋,又再看向我。

他看起來沒有送客的意思,卻也不開口。我被他盯得如坐針氈,不知所措了會兒才想起,相較於Adela,他其實和另一人比較有瓜葛。

「……不好意思,Enid沒有準備巧克力。」

聞言,Dempsey挑起一邊眉,接著似乎小聲自言自語了句:「罷,也在預料中,不過真無趣。」

「……如果閣下不嫌棄的話,這裡有些Enid早上做的巧克力。她雖然沒有明確地說,但會做這麼大量,想必其中一定有閣下的份吧。」事實上她應該只是不會拿捏份量,不過為了他們日後同事關係和睦,這樣的白色謊言應該可以被接受吧?

「……」Dempsey沉默地看著我手上的巧克力(還好我為預防Adela問起有先做基本包裝),看起來好像多少也猜到我說的不是實話。「這樣啊,那麼還是替我向她表示感謝吧!」他微笑接過,面上沒有一絲不悅,也不知道到底在想什麼。

正當我以為他會就這樣打發我走時,他卻從方才放入Adela贈予的巧克力的袋子中,拿出另一盒包裝更加精美的巧克力。

「這是一位相親對象給我的。聽聞她喜歡的類型是成熟寡言的美男子,比起我,想必她會更喜歡你。相親什麼的,只不過是硬著頭皮參加的吧!」Dempsey拉過我的手,笑吟吟地將巧克力放到我的手上。「如果你不嫌棄的話,可以接受她的禮物嗎?她一定會很開心的。」

我愣愣地接過,又怔怔地和他道別。

一直到走出閱覽室,腦筋恢復思路,我才想懂他的意思,因而臉色有些發青。

他一定知道我是騙他的了……而且還生氣了……

果然下任行政總長,惹不得啊。

 

 

 

漫長的一天終於過去,我看著Enid入房睡覺後,便回到自己的家。

Erica,我回來了。」看著客廳桌上的照片,我卸下面上僵硬的偽裝,稍稍放鬆下來。「今天,我收到三份巧克力喔!有妳後輩富含心意——但是製作失敗了,還讓我多花力氣清廚房……Adela給的——不過和往常一樣是跑腿費……還有——男人給的……」

這種愈說愈無力的感覺是怎麼回事呢?難道真的沒有人可以好好給我巧克力嗎?

就在這時,門鈴響了起來。

我疑惑著這時怎麼還有人上門,便從鷹眼看了出去。

是戶政事務所的小姐。

打開門,看見的是她一如往常的笑臉。

Elroy啊!情人節快樂喔!」說著,便將一盒看來頗高級的巧克力往我手上塞。

這是……!終於收到正常、富含心意的巧克力了嗎……!

「我啊,本來是要挑戰首次送巧克力給Marcus大人的!但墓園守衛卻說無關人士禁止進入,真是太不近人情了!於是我想,那就送給知性帥氣的Elroy吧!這樣Marcus大人也會很開心的~」

……

……

……原來……是送給首位行政總長的嗎?

我連死人都比不過嗎!

 

 

 

無法拒絕,我最後還是收下了巧克力。

Erica,戰績……增加了喔……雖然它本來是給逝者的……」

蹣跚走到客廳桌前,我將所有巧克力放到照片前,無力地笑著。

Erica……」

我再也無法支撐疲憊的身心,癱在桌上。

「我好想妳啊……」

 

---------------

於是除了Yedda以外的所有女角都出場了!(小Y是小D的所以略過)

 

然後各角色思考方式大概是這樣:

E:受人點滴,湧泉以報,就算我再不爽他也一樣。

A姐:可憐他沒幾顆巧克力可吃,送他一顆。但平白送挺不是滋味,所以順便給些差事。

D:你給我一頂綠帽子,我就還你一頂綠帽子(微笑)。

事務所小姐:怎麼辦!沒辦法送給Marcus大人!怎麼能拿回家讓老公撞見這比他的還豪華的巧克力呢!那麼,這時間在家又不會拒收的人是誰呢?噢!不找Elroy找誰呢?

杜鵑(Erica):您撥的電話無人接聽,請查明後再撥……

 

E的悲劇情人節到此結束,希望他明年可以收到正常的巧克力XDD

2014/2/14 by 韶風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 玥 歆 *★ 的頭像
★* 玥 歆 *★

玥歆的幻想天地〝Vergangenheit und Zukunft〞

靜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