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玥歆有話要說*
《虛幻蒼穹》是我目前最新作品,黑暗屬性的短篇小說。 與『韶風』共同創作的小說《科技天堂》不定期更新,希望讀者們也不吝嗇於留下寶貴的意見! ﹝註﹞楔子及單數章是由『韶風』所作,而雙數章則是由我本人所作。 與『韶風』共同創作的短篇小說集〈接龍〉也會不定期更新,希望大家支持!

 

【作者碎碎念】

由於現在正值寒假期間,玥歆我又很閒,想說之前我的另一夥伴韶風寫了那麼多篇番外,自己只寫正篇好像有點過意不去,加上最大的理由其實是因為我太想寫某個角色的故事了,所以想說那我也來搞個番外好了!於是乎,這篇番外就此誕生了!!

在此先申明一下,本篇故事是以Elroy為視角下去寫的,希望讀者看了別感到意外哦!

接下來,事不宜遲,趕緊進入故事吧!各位讀者看完也歡迎留下意見,這會讓我更有創作動力的!

【故事開始】

 那一天我依然的早起做早餐,換上輕便的休閒服繫上純白的圍裙,在廚房裡大顯身手一番。不出片刻,桌上就擺滿了一盤盤精緻華美的菜餚,有莓果優酪乳穀類麥片、鮪魚小黃瓜法棍(鮪魚+小黃瓜+法國棍子)、烤的香酥的黃金牛角麵包、以及香腸培根蛋捲......

「嗯......是不是有點做太多了呢?」正當我在思考是否該把一些當作午餐包進便當盒時──

「早......

轉過身,印入眼簾的是一位外表156歲上下的女性,深湖藍飄逸的長髮在風的作用下微微的飄著,雖然看起來睡眼惺忪的模樣,可一舉一動都給周圍的空氣一種純淨祥和的感覺。

「哇......今天的早餐依然那麼豐盛阿......」女子拉開一旁的椅子,緩慢地坐下。

「我正打算包一些起來當午餐吃,不過還在考慮包哪個比較適合......

「不用麻煩了,這些我會全部吃完的。」說完,溫柔的微笑在女子的臉上綻放開來,並用充滿愛意的眼神望向我。

「妳說全部?!雖然我知道妳食量很大,但等等Adela不是還有訓練嗎?吃太多的話,等等身體會不適的......」再加上以Adela的個性,絕對不會因為個人身體不適而對人特別寬容。

「但這些都是你耐心為我親手做的不是嗎?我想趁剛做好的時候吃會比較美味吧!」

「話是沒錯,但若妳因吃太多導致身體不適進而拖延了學習進度,我想Adela決不會因此原諒妳的,可能還會加重妳的課題。再說了,這些東西當成午餐吃也不會壞的,到時再微波一下依然能保持美味的口感,所以說......

「沒問題的!我今天的課題挺輕鬆的,再加上Adela今天好像要指派我出任務,不吃飽一點的話會沒體力的,所以放心吧!」語畢,女子便優雅的拿起餐具慢慢的品嘗起來。

「真是......」雖然知道女子很頑固,且每到最後事情都會順著女子所想的發展,但自己就是無法抗拒她的所有要求。

 

幾分鐘過後,女子穿著整齊的警察實習服,邊往門外走去邊說:「今天要出任務,所以你就不必來接我了,畢竟連任務內容都還不知道,所以也不清楚會到多晚。」

「嗯,那我知道了。出任務時小心點喔,別忘了就算在嚴峻的狀態下,只要保持冷靜來衡量局面,一定沒問題的!」是自己多心嗎?總感覺對於她今天要出任務這件事心神有點不寧......

「放心啦!別忘了我可是即將要出師的實習生呢!加上Adela平時的訓練都撐過了,出個任務難不倒我的。」女子一臉信心滿滿的表情,並且比出個勝利的手勢,彷彿天塌下來她都能挺過一樣。

「那樣最好,但可別扯別人後腿哦!相信Adela也不希望自己教出來的學生如此丟臉吧!不過還真想看堂堂警察總長一臉錯愕的樣子呢!」沒錯,光是想像Adela滿臉尷尬向別人解釋自己徒弟失誤的表情就很有快感。

「真是的!你跟Adela到底為什麼那麼不合阿,難道是因為你告白被拒絕了?要是男人就別那麼孬,再告白一次就好啦!」女子一副非常了解情況一樣,雙手一攤滿臉不在意、滔滔不絕的說個不停。

「什麼?告白?!拜託別說笑了,誰會喜歡那種自以為是的女人啊!再說,我對她那麼戒備還不是因為──

「阿!!時間差不多了,那我先走囉!別忘了,今天晚上不用來接我喔。」女子露出燦爛的笑靨,說完便轉身用璽直接前往警察學校。

…...真是的……我的話都還沒說完欸,就這麼急著走人嗎?」不過想想也是,畢竟接下來的話要是說出口,就不是單純打馬虎眼就可以敷衍過去的。不過自己也太不成熟了,居然為了點小事就差點把日積已久藏在內心的話給說出來了,真心為此感到羞愧阿!

回頭看向壁鐘,現在離工作時間還有3個多小時的空暇,不如先來把碗盤洗乾淨吧!再來確認一下等會要工作的內容,但想想今晚得一個人吃晚餐,還真有點寂寞呢!就隨便弄點簡單的東西來吃吧。安排完所有行程後,我便捲起袖子開始一天下來首要完成的第一項課題洗碗。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在這悶得令人窒息的空間裡,除了自己所製造出來的聲音外,沒有任何其他的聲響,彷彿這世界除了自己以外沒有別人了。這種萬籟俱寂的感覺真令人感到些微的不安,總覺得有甚麼事即將要發生一樣,內心感到莫名的煩躁。

正當我在胡思亂想之時,一種尖銳且急促的嗶聲劃破了沉默,看向戴在手腕上的手機,一時之間沒反應過來,只是眼神飄忽不定的盯著它,猶豫著是否該接起電話。但其實也沒甚麼特別的理由不接,單純的感到迷惘罷了,於是......

「喂?」猶豫了半晌,最終還是決定接起來了。

但電話另一頭卻傳來了一股陌生的聲音:「請問是Elroy先生嗎?這裡是醫院,是這樣的,剛剛接獲一名發生事故的病患,由於當事人陷入昏迷狀態,所以我們擅自從她私人物品中找到您的聯絡方式,希望您能立刻前來醫院一趟。」

雖然對方字字清晰,表達也很明確,但為何我腦袋卻陷入了停滯狀態?明明想立刻動身前往醫院,但為何雙腳卻不聽使喚般的佇足在原地?周圍的空氣及時間彷彿凝結般的冰冷、停滯,所有的一切彷彿掙脫掌控般毫無合理可言,就連我自己也失去了自我呆愣地留在那令人感到窒息的獨立空間裡。 

接下來,不知過了多久時間,以及我是怎麼來到醫院的都毫無印象,只記得我眼前這具冰冷的遺體確實是今早帶著燦爛笑靨出門的她,雖然萬般的想否認,但我卻不得不接受她已離開我的這個事實。心中的憤恨不知該往哪發洩,為何上天要奪走如此善良、樂觀的女子?回想起今早她出門時的容顏,那種無論面對任何困難都無懼的眼神,以及那充滿自信的笑容,沒想到這些就是她臨走前印入我眼簾的最後身影,心中的憤怒及怨恨全都一湧而上,就算試圖理智的控制自己情緒卻都徒勞無功,直到......

Adela......!?」

此刻出現在我眼前的是現任警察總長,燦爛的金色長髮束成馬尾並任其垂至腰間,平時銳利的眼眸此刻卻帶點些微的憔悴,深藍色的瞳孔帶著歉意般的眼神望著我,並用彷彿不知如何啟口般的神情朝我這走了過來。

......為什麼妳會出現在這?」雖然不想承認,但此刻的我真的無心跟她鬥嘴。

原以為她會帶著歉意的口吻說想來探望她的愛徒,但沒想到......

「對於『她』的意外身亡,我身為她的導師深表歉意,雖然此刻說這件事有點不宜,但我希望你能理解,『她』的犧牲是有所價值的。政府會

「夠了!」我用盡嘶吼般的聲音朝著Adela怒吼著。

不出意料的,Adela神色自若的想再度啟口把剛被我打斷的話說完,為了不讓她再說下去,我就早她一步把我要說的話說完:「妳不要以為我不知道妳跟政府在背地裡預謀著什麼事,之前我一直不提是因為『她』的緣故,她一心為這國家付出,所以我也不想加以干涉。但如今,她卻因此而意外身亡了!這你們該如何解釋?難道妳認為今天妳所指派的這任務風險很低嗎?為什麼要派個尚未出師的徒弟去接這案子?還是說,其他警察的能力不及這個實習生?妳是基於何種居心將她推入火中的!!」罵了一長串,原以為Adela會露出愧疚的神情解釋一番,但得來的回答卻是......

「第一,我是認同了『她』的能力才會派她去前線的,再來由於這是機密任務所以不能讓太多人知情,能力高她一籌的警察大有人在,但基於利害關係必須審慎篩選,身為警察總長的我有義務擔起這重責大任。」Adela停了片刻,嘆了口氣並用銳利的眼神看著我說:「最後,同時也是最重要的一件事......『身為警察上面的指示就是一切。』這是最基本的道理及原則,相信你也知道其中所代表的意義,就算你身為政府中高層人物,但依舊不能打破這鐵的紀律,希望你能明白。相對的,對於『她』的犧牲付出政府也會給予應有的回報,我此次前來便是代表政府表達對於她因公殉職的偉大節操深表敬意及感謝,我等同仁在此祝福她一路好走。」說完,Adela的身影便消失在我視線中。

而我依然恍惚的佇足在那,腦袋依然的在停滯狀態。接下來發生的事全都沒有印象,除了Adela離開前留下的那如夢似幻的細語飄盪在耳邊──

......對不起。」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 玥 歆 *★ 的頭像
★* 玥 歆 *★

玥歆的幻想天地〝Vergangenheit und Zukunft〞

★* 玥 歆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快要不行的蚊子
  • 「充滿愛意的眼神」wowwwwwowww真不愧是男E居然已經攻略人家了(什麼都沒幹好嗎
    總而言之前女友出了不明車禍過世到現在也那麼久了,快給我斷開鎖鏈啊男E!!!
  • 大家關注的都是這句嗎!!!???
    然後我寫起來看似車禍呀......(望
    後面會再寫更多關於這名少女的故事~(女主閃邊XD

    ★* 玥 歆 *★ 於 2014/01/26 12:44 回覆

  • 韶風
  • 果然都會把焦點放在那句wwwwwwww而且感想還和我差不多(妳走開
  • 那句是有多閃阿XD
    不過我因寫了這篇更愛她了
    女主可以默默退場了(誤

    ★* 玥 歆 *★ 於 2014/01/26 12:4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