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日記真的是一件美好的事,為什麼我會這麼說呢?因為昨天我把自己從小學開始寫的日記翻出來看了一遍,當下的心情真的覺得很奇妙,日記裡我細心地記下當天發生的所有事情,不論喜、怒、哀、樂全都被我寫進了日記本裡,現在到頭來看當時的我可以為了一件雞毛蒜皮的小事恨得牙癢癢;卻也能為了別人一個微不足道的幫助高興一整天。

國小時候的我缺乏自信,總是渴望能得到友誼,以至於做起事來總是畏畏縮縮,隨時都怕被別人討厭。

上了國中,由於人數少的緣故〈一班20個〉所以大家感情都很好,但小女生嘛.....還是有小團體的情況,但幸運的是整體而言並不會到霸凌的程度,偶爾排擠同儕的狀況雖然難免,但卻不曾發生在自己身上。國中時期對我而言,是個比國小更安逸自在的地方......原本應該是如此的,但卻因畢業前發生了一件令我至今仍無法忘懷的事,那是在剛考完基測後發生的,由於自己是特殊生所以靠加分考上了台南女中,也因如此班上的同學們開始對我抱有異樣的眼光,對我的態度多少也有點改變。然而若只是如此我也覺得無所謂,畢竟人心變化在所難免,我不怪她們因為每個人多少都會些忌妒、覺得不公平的時候,但,就在確定我考進台南女中的那一刻,班上某個女生當著全班的面對著我說:「那上北一女的不全都是殘障?」。當下我連高興都來不及就先面對了這個尷尬的問題,當她說完這句話後在場的所有同學沒有任何人幫我說話,反到一個個背對著我全都默認般的沉默不語。〈由於是自習時間,所以班上沒有任何老師。〉

這件事發生後,讓我突然覺得〝友情〞這種東西真的非常脆弱,彷彿輕輕一碰就會粉碎消逝。

昔日的感情,成了破碎的玻璃,一點一滴映入我心......

若是一般不熟的同學對我說那句話我可能會不以為然,但由於那個女生我跟她感情算不錯,有一起出去吃飯聊天好幾次,也曾一起分享心事及秘密,所以當她滿臉妒意說出那句話後我突然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所謂的〝友情〞也只不過是如此而已。

畢業後,我跟她從此不再聯絡、毫無往來,臉書、Line......等等,任何通訊軟體都沒加她,她當然也從此跟我決裂,兩人彷彿不曾相識。

當然,這也只是國中時期的一個插曲,而那女生也只是我生命中的一個過客罷了。相較於她,我國中時期最要好的兩個知己還是有在聯絡這樣就夠了。

來到了高中階段,記得剛入學時自己很緊張、害怕,怕課業跟不上大家,怕交不到朋友孤孤單單一個人......

高一,剛開始由於有個同學國中就跟我同班,所以我倆總是黏在一起,到哪都一起行動,久了別人也習慣地認為分組我跟她就是永遠在一起。但由於她的個性比較獨立及自我,所以時間久了開始嫌我煩,而我也覺得跟她在一起久了壓力愈來愈大,開始覺得她憑甚麼任何事都瞧不起我,永遠認為她自己是對的而我就是錯的。於是,在快升上高二時我們倆就不再說話了,彼此也漸行漸遠。

高二,剛開始已經對交友這件事感到徬徨,也覺得不重要了。但時間久了我發現自己慢慢地找到了可以交心的朋友,剛開始難免還有些戒心,覺得還是不能輕易相信任何人,反正早晚都會有被背叛的一天,那不如起初就不要付出這麼多免得換來的也只有更深的痛而已。於是,在抱持著這種心情的情況下我慢慢地去認識別人,慢慢地去分析自己到底該相信誰?甚麼才是我真正需要的友誼?

日子一天天的過去了,升上了高三伴隨著考大學的壓力,每天都在與時間賽跑。一方面擔心自己實力不如人,一方面又覺得自己讀這麼多真的會得到回報嗎?不安的心情陪我度過了高三這一年。但有些事也在此慢慢地改變了,曾經我將自己的心靈封閉,下定決心不再相信任何人,但從高二到了高三這段期間我認識了許多朋友,她們不但會教我課業,遇到困難時還會主動幫助我,因為知道我生性膽小所以每當我要上台報告或說話時,同學們都會在台下幫我鼓掌鼓勵我!也因為我聲音很小,所以每當我要發言時就會有善良的同學叫班上安靜,讓我把話說完。而每當班上同學聚在一起玩球,看到我站在一旁眼巴巴盯著她們時,大家也會主動約我加入......一切的一切,讓我再次慢慢地打開心房接受他人,也因如此我認識了三個真正能交心、無話不談的好友,不論我遇到任何困難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她們,因為她們讓我能再次打開心房用心靈去與人交際。

現在到了大學,一年過去了,還沒碰到任何我所信任以及願意付出真心相待的好友。我在等,等著哪天會不會又有個能與我無話不談的知己闖入我的世界,將我帶往那多采多姿的夢幻天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 玥 歆 *★ 的頭像
★* 玥 歆 *★

玥歆的幻想天地〝Vergangenheit und Zukunft〞

★* 玥 歆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