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許是看我一臉驚疑不定,小男孩哂笑著再加註:「如此容易被遺忘真是令人難過。明明Enid小姐不久前才從我這裡奪走了很重要的東西啊。」

        此話一出,驚疑不定的頓時轉為Elroy。看他如此露骨地表現出對我的質疑,我除了不爽還是不爽。身為負責我的人,對我就不能多放心點嗎!

        但在不爽的同時,內心另一股對男孩語氣的不耐煩感覺浮上,告訴我他的身份並制止了我想打他的衝動。

        「下任行政總長,Dempsey先生,沒錯吧?小女子一時沒有想起您的身份,真是不好意思。」儘管我全力戴上溫順的面具,語氣還是混進了不馴的氣息。這實在只能怪我和他天生相性不佳啊!「只不過區區糖果居然能讓先生尊為『很重要的東西』,下任行政總長的眼界果然和我這平凡小女子不同啊!」

        隨著話越講越多,我的語氣已經不是帶著不馴,而是溢滿出並長出尖刺對著他了。雖然也不是不擔心會惹惱他,造成我未來的某些不方便——說實在,我比較期待能誘使他撕掉他的偽君子面具。

        Enid小姐,妳的姿態實在不需壓得如此之低。畢竟即使我未來掌握的權力會高於妳,我們的地位仍屬平等。」男孩——Dempsey說著優雅卻絲毫不示弱的話語,讓我的刺像是擊上了棉花,無聲消逝……當然不見的只有攻上去的刺,我心中可還多著未消。「至於糖果——糖果對我這年紀的『小男孩』,不是最重要的東西嗎?」

        被嗆了。

        就算我沒有聰明到可以成為行政總長候補,我還是知道自己被嗆了——他在嘲笑我還沒適應這個「真實的世界」,仍是把過百歲的他當成了「小男孩」。

        不過不論我們的對話令人愉不愉快,至少是解開了Elroy對我的——先不管他心裡是想到了什麼——誤會。

        「對於Enid某些知識的缺乏,我晚點會對她加強管教。」將表情回覆到與以往無相左,Elroy毫無顧慮地說著失禮的話(我才沒有缺乏知識!)。「有鑑於不該浪費您寶貴的時間,請您告訴我們您會出現在此處的理由。」

        Elroy的語氣乍聽平淡而有禮,字句間卻透著質問。那由身為下位者的他來道出,可以說是相當失禮的事。特別是,對嚴謹的Elroy來說,這樣質問代表他此時已經不把對方當成上位者;我甚至看到他看似不經意地插腰,實則準備隨時拔槍的預備動作。

        不知Dempsey有沒有注意到,他的表情毫無二致,卻讓我寒毛直豎。

        這是我們第二次見面,我仍無法對他產生好感。原因除了他不停作弄我的舉動外,另一個很大的原因就是我的直覺。

        雖然我像是想把他從人生中剔除般地選擇性將他遺忘掉,昨日前警察總長質問我時,我心中卻無來由地浮現他的身影。這怎麼想都不是巧合,這個人就算與我初次任務沒有直接相關,也該間接有關連才對。

        「說的也是呢!」擺出一貫的笑臉,讓人猜不出他此刻的盤算,Dempsey緩緩續道:「說起來,我為什麼會在這裡呢?」他稚氣的小臉微傾,手上抵下巴,或回想或思考似地。

        我和Elroy因這無預期的答案愣住了,但隨即明白自己被耍弄,卻太遲了。

        事後回想,我們一定是在愣住的那一瞬間,便陷入他的步調,造成完全被牽著鼻子走的局面。

        但當時我們才因浮現「你怎麼可能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在這」的惱怒感想,便又讓他下一句話奪去了瞬間反應能力。

        「既然剛好和你們碰了面,那我可能是在這等你們吧!你們是來這裡做什麼的呢?」

        說得好像真的忘記一樣——不過這只是這位下任行政總長大人戲弄人的話語吧!一瞬間,腦中被搗亂得不容深思,使我忘了警戒,只單純地感到不爽快。

        一旁的Elroy似乎沒我這麼不濟。但空白的表情還是標示出他中斷的思緒。

        「我們到這裡來做什麼,不關你的事吧!地位平等的話,我警察單位調查事情應該不用過問你喔?」得到對方變相的敬語豁免權,我馬上沒形象了起來——或者應該說,得到豁免權的我連一秒都制止不了想出口惡氣的嘴。

        Elroy聞言,表情不再呆滯,取而代之的是責怪的眼神——想也知道是對我。

        我還想不通那眼神的意義,Dempsey便帶著略為加深的笑容接了話:「不用是當然。只是我的老師時常叮囑我,要趁閒時多和其他下任總長交流,以求未來合作愉快呢!那麼條件齊聚的現在,若我再不實行他的教誨,實在難對他老人家交待啊!」

        我心直口快地就想回說「你難交待干我何事」,一隻大手卻突地橫到我面前。

        「我們是前來調查昨日的嬰兒綁架案的。」Elroy沉著臉,像是計無可施般老實回答,卻只答這一句便閉口不語。

        「這件事,我聽我老師提過。」沒有進一步向Elroy詢問,Dempsey逕自說下去:「不過這件事不是已經結束了嗎?難道有什麼需要再調查的隱情?」

        眼見Dempsey越問越細,我直覺就想拉住Elroy掉頭離開——管那個小男孩和這件事到底有沒有關係,也不確定這樣做對不對,我只是覺得事情的發展不太對勁。

        但在我有所動作前,Elroy毫不猶豫地繼續回答:「事情牽扯到叛亂組織RUINE,連帶拖累警察總長Adela遭到懷疑。」

        「拖累?說得好像Adela小姐和RUINE是一國的似地。這樣在背後污衊她,不是你該做的吧?」

        Elroy這樣說連我都不贊同,受到對方指責也是可預料的。然而詭異的是,Elroy聞言露出的並不是吃鱉或不服的神情,他的眼中是一閃即逝的銳利。

        那銳利我看得心驚。總不是被說教就想砍人吧!Elroy不是這樣的人啊!……我想不是。

        「或許踰矩,然這是前警察總長的主張,在我看來並不無道理。」Elroy流利說著和他先前表現出來,完全不同立場的話語,使我愈發混亂。「可能得知此次任務的人當中,和選擇德語作組織名的RUINE最相關的人,只有名字同樣為德語的她。」道出被我評為牽強的理由,Elroy稍一停頓後話鋒一轉:「況且,這樣思考下去,或許可以順道明白另一個叛亂組織的首腦身份。」

        Elroy的話明明驚人得可以引發廣大討論,我卻彷彿等待已久般,無意識張嘴任單詞溜出:「GAVIN?」

        嘴角上揚一瞬,Elroy想再說下去卻被一聲嗤笑打斷。

        笑聲的來源者像是覺得有趣,直接道出Elroy拐彎抹角下,真正想表達的一句話:「你想說,在總長相關人士中,只有我的名字和GAVIN一樣都是愛爾蘭文,是嗎?」

        Elroy沒有對這句話作回應,但在場的人都知道這沉默代表的答案是什麼。

        Dempsey又發出低低的笑聲。

        「很有趣的推理。不過那個事件中,GAVIN並沒有出面吧?那麼GAVIN首領的人選,就不限於總長相關人士吧?」

        「確實。但我不認為在『遊戲』精準的測試下,足以擔任如此活躍的組織首領的人,會沒有成為當今政府的最高領導人之一。」Elroy如同背出準備已久的稿子,絲毫沒有猶豫:「況且,這兩個叛亂組織能在政府的天羅地網下依舊活躍,難道不是因為他們的首領正是政府要員嗎?」

        一開始,我完全搞不清楚Elroy到底想做什麼;接下來,我以為他只是為了引出現在的話題,才那樣說Adela;然而說到這裡,我不禁要懷疑他前述的,全是他真正的想法。

        「在我看來,你並不比我們差啊。」完全不為Elroy的話語所動,Dempsey笑說著不著邊際的話。「不過你是特例吧。經歷『事情』而蛻化的特例。」

        Dempsey這句話一出,Elroy眼中轉瞬閃過比上次更駭人的銳利,還帶著某種證實猜測的確信。

        對於Elroy的反應,從Dempsey加深的笑意看來,他應該有所察覺,但他對此卻什麼也沒有說,只是用誠摯地、掌握一切似的笑容向前者伸出手。

        「你想知道的,我可以告訴你。」他說著彷若要擊潰Elroy所有面具的話語,笑看後者崩毀後不知如何組織的表情。

        「只要你們協助我救出那位因你們被抓的白色天使。」

 

2014/7/16 by韶風

-------------------------------

 

(註:yeed為索馬里語的「要求」。無聊去查的,這事件四位主要人物的首字母所拼成,然後又和文意有關的單詞。)(←血糖過低想不到標題只好亂搞)

兩天後要出遠門~於是在出門前先發文,期待回家就可以看到下一章XD

然後這次我(非故意)停在接下來要很花腦力構築的地方XD

事實上我本來好像不是要這樣寫……不過隨便啦XD熬夜敖得神智不清,我下午還要去密室脫逃呢XDD

那麼發文完,我接下來要面臨的問題就是……我等等到底要去睡還是就直接開始新的一天呢(看時間)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 玥 歆 *★ 的頭像
★* 玥 歆 *★

玥歆的幻想天地〝Vergangenheit und Zukunft〞

靜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